胡波:澳大利亚军事野心日益凸显


来源:环球网 / 时间:2021-09-24 / 浏览:

近日,美英澳签署安全合作协议,未来由英美两国帮助澳大利亚建造8艘攻击型核潜艇。虽然三方还需时间来确定这些核潜艇的技术细节,但单就数量而言,在攻击型核潜艇这项指标上,澳大利亚就已经力压英法等核大国。一个人口不到2600万的国家,且并不面临着紧迫的军事威胁,突然要建造如此数量的攻击型核潜艇,难怪消息传出,不少国家和国际组织都表达了对此事件加剧军备竞赛的担忧或关切。

作为一个中等强国,澳大利亚近年来的军费增长和装备发展都很高调。2021年,澳大利亚的军费预算位居世界第10位,已超过俄罗斯。2020年,澳大利亚国防部公布《2020年国防战略修订》和《2020年部队结构计划》,宣布澳未来10年将投入2700亿澳元国防预算加强国防能力建设,在新型导弹、网络安全以及水下监听系统等方面加大投资力度。需要指出的是澳现役兵力不到6万,现役人均军费开支堪称世界之最。

从地缘政治上看,澳四面被海洋相隔,没有陆地边界需要防卫,远离各世界主要大国的战略重心,地缘环境十分优越。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,日本曾短暂对澳构成了实质性威胁之外,澳自独立以来,就再没遭遇过其他大国的军事威胁。如果出于本土防御或自卫的目的,澳大利亚完全没有必要搞如此大规模的高精尖装备。可是,澳大利亚为何在军备发展上野心日益凸显?原因可能有很多,但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:

一是履行同盟的义务,以此夯实美澳同盟基础。澳大利亚的主流意识偏执地认为,亚太地区广泛存在诸如朝鲜半岛、台海、东海、南海及中印边界等热点问题,以及愈演愈烈的各类地区安全困境和军备竞赛,这些问题失控的风险和代价很高,而只有美国及其同盟体系在亚太地区继续保持强大存在,才能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。因此,二战结束后,澳大利亚安全战略的基础就是加强美澳同盟。“作为美国在亚太战略版图的‘南锚’,澳大利亚希望继续扮演美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‘副警长’角色,通过不断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扩大其影响力”。为此,几乎参与了美国所有对外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澳大利亚,将在世界范围内支持美军作为维系同盟的“投名状”或“保险”。

二是长期“以邻为壑”,夸大周边威胁。澳大利亚自诩西方世界成员,长期傲慢地看待其亚洲邻居,心理上与亚洲国家存在隔膜,先天不信任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强国,而且从根本上质疑中国这样的国家发展军事力量的“合法性”。澳大利亚打着“中国威胁”的旗号发展核潜艇等先进装备,殊不知,尽管中澳在经济和政治领域时有摩擦,但中国从未在军事上威胁过澳大利亚。然而,安全认知的泛化扭曲了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认知,其逻辑是中国在台海、南海维护领土完整、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行动“威胁”到了澳大利亚。显然这是战略焦虑和冒进威胁到了澳自己,将自己绑上美国的战车。

三是以己度人,妄加臆测。澳大利亚是“小版”的美国,尽管能力相差很大,却也有频繁对外干涉的偏好和不体面的历史,因而很自然地臆测其他国家一旦强大之后,也会效仿它自己和美国行事。中国的崛起是事实,但中国的战略克制也有目共睹,军费占GDP比例长期在2%以下,近30余年来,从未与其他国家发生过大规模军事冲突。

时代变化了,中国基于自身的先天禀赋、地缘环境和战略文化,也会选择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。而澳大利亚由于对此缺乏认识或不愿改变认知,仍在自己的世界里臆想“中国威胁”。(作者是“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”主任)




温馨提示

做上本站友情链接,在您站上点击一次,即可自动收录并自动排在本站第一位!
<a href="https://duozy.cn/" target="_blank"></a>